新华国际时评美媒找茬世卫组织有失道义

新利18luck论坛

新华国际时评美媒找茬世卫组织有失道义

新华社北京2月17日电 题:美媒找茬世卫组织有失道义

在应对新冠肺炎的全球行动中,世界卫生组织发挥着重要作用,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赞赏。然而,一些美国媒体却给世卫组织找茬,甚至指责世卫组织独立性“令人质疑”。美媒这种行为,不仅不专业,而且有失道义。

在这个特殊时期,加速推进研发进程谈何容易,在无法找到加工方、供应商,以及物流停运和工厂无法复工的情况下,科研人员通过上门取货、自制设备和自行生产的特殊方式,解决重重困难,夜以继日、加班加点推进研发进程。

深圳市疾控中心先后进行2次检测,9名患者的病毒核酸结果均转为阴性,符合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确诊病例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2月7日,专家组会诊确认9人已达到出院指征,患者出院后还需定期复查。(完)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白宫近日提议大幅削减提供给世卫组织的经费和全球卫生项目拨款,削减幅度分别达53%和35%,引起国际舆论哗然。难道这也是为了维护世卫组织的“独立性”和国际公共卫生安全?

全球化时代,人类命运休戚与共,对于无国界传播的病毒而言,各国应风险共担。美国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就曾预警,在所有能造成全球1000万以上人口死亡的事件中,可能性最高的就是流行病。也正因如此,加大全球卫生公共产品投入,强化政府间合作机构的职能,不仅关乎国际道义,更攸关各国国家安全利益,任何幻想能够偏安一隅的算盘都是掩耳盗铃。

从16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发函致电中国表达坚定支持,到各国普通民众以各种方式为中国人民加油,人们都是基于这样一个朴素的共识:病毒是人类共同威胁,抗疫是当前最大语境,支持中国就是支持世界,中国的胜利就是世界的胜利。一些美国媒体之所以无视人类在这次生存考验中的集体努力,一味冷血旁观、搬弄是非,他们缺的不仅是专业,更是道德。

紧急研发 争分夺秒抢时间

由于还是过年期间,再赶上此次疫情,物流、材料都无法到位。杜川说,为了能让材料迅速到位,他们给物流溢价2.5倍,但很多物流都拒绝了。没办法,他们亲自开车到河北、山东等地去拉材料。

为了配合此次抗疫消毒需要,杜川的科研团队调整了之前已有产品配方,根据不同场所消毒要求,长期在一定区域内实现稳定的二氧化氯浓度,从而达到长效持续消毒,起到防止病毒传播的效果。一瓶消毒除菌凝胶可以在10—20平方米的房间使用1—2个月,经检测,杀菌率达到99.9%。而且其挥发浓度仅为美国国家职业安全卫生协会建议暴露限值0.1ppm的三分之一,在保证消杀效果的同时,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影响。

近日一篇来自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道,让人见识了什么是逻辑混乱。报道称,因为中国缴纳了更多会费,所以世卫组织会替中国“说好话”,有违其创建宗旨。在他们眼里,国际社会为共同应对公共卫生挑战构建的政府间国际机构,不过是个“谁出钱多听谁的股份公司”。照此逻辑,难道只有极少数长期拖欠会费的国家才更有助于维护国际组织的“独立性”?

“此次能这么快研发出抗疫消毒新产品,和我们之前的技术储备分不开。和在空气中喷香水一个道理,气态缓释的原理就是气体分子通过布朗运动扩散,二氧化氯分子量极小,飘散距离远,浓度0.01ppm—0.03ppm(1ppm=百万分之一)即有很好的消毒杀菌效果。”

CNN的找茬挑刺很不合时宜,很不厚道。报道甚至还无端批评世卫组织“将政治与健康混为一谈”。说到如何把全球健康问题政治化,其实没有人比美国一些借疫情煽动“脱钩”的政客更擅长了。

经过国家感染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南方科技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医护团队的全力救治,目前患者体温正常,咳嗽等症状明显好转,肺部病灶较入院时明显吸收好转。

公道自在人心。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不吝赞扬中国抗击疫情的努力,只是基于客观公正、冷静理性的评估,说出了人们看得见的事实。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伊辛格近日在该会议上也指出,对抗疫情,中国付出了巨大努力,理应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与合作,而不是一味批评。

技术储备 关键时刻显神威

传统消毒技术大多采用喷洒或雾化的方式,具有较好的瞬间消毒效果,但需要频繁进行,无法做到长期持续有效消毒,同时受喷洒到达范围影响,消毒会存在死角。而二氧化氯是国际公认的广谱、高效绿色消毒剂,在低浓度下就有较好的消毒效果且对人无害,2003年非典时期二氧化氯首次列入官方指导消杀方式。

“下周等工厂恢复生产后,消毒除菌凝胶就可以实现量产。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我们特别希望能在科技抗疫中贡献自己的力量。”杜川说。

“就是时间太紧了!”说起这次研发制作,项目负责人任立博士感慨地说,“虽然核心技术我们之前有储备,但是针对此次抗疫的消毒产品我们还需要调整配方、选择容器和运输方式……这些都是在3天时间完成的。”

作为全球卫生安全合作的重要平台,世卫组织发挥着重要的协调组织和沟通职能,其权威性应当得到更多尊重。美国媒体理应与世界人民共情,承担起媒体的社会责任,为人类共同抗击疫情的斗争汇聚更多正能量。

在全球抗疫的最前线,中国政府和人民众志成城,展现出极大的勇气和韧性,为防止疫情全球蔓延付出巨大代价和牺牲。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政府在抗击疫情的同时有条不紊地恢复生产、发展经济,最大程度减少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中国的措施和行动有目共睹。

受疫情和假期影响,周边商铺也都没开业,科研人员连盒饭都吃不上,刚开始的几天很多人干脆一天只吃方便面、苹果充饥。每天都工作到晚上九十点才下班回家。正是在他们“纯手工”制作下,一瓶瓶富含科技含量的消毒除菌凝胶产品从实验室中生产出来。在首批捐赠给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进行实地应用检测后,第二批500瓶消毒除菌凝胶产品也制作出来,目前已捐赠给前线奋战的医务工作者。

“效果虽好,但二氧化氯易于挥发,把它作为消毒产品,可控二氧化氯气态缓释技术是研发难点,恰好我们之前用了一年多时间研究这项技术,并且在2019年底,已经研发成功了一款二氧化氯杀菌除甲醛产品。”杜川说,“大年初一晚上10时,我突然接到清华大学机械系主任、高端院院长汪家道的紧急电话,院长问我目前掌握的技术能否为这次疫情贡献点咱们科技人的力量,由于之前的技术储备,我立刻就答应下来。”

“相比传统喷洒消毒液的方式,缓释二氧化氯可以实现长期持续消毒,无死角覆盖,是一种更好的消毒方式。”清华高端院表界面所常务副所长杜川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说,高端院应急专项小组大年初二紧急集结,针对除菌消毒的应用需求,在之前技术储备的基础上,以最快的速度研发出以缓释二氧化氯技术为核心的消毒除菌凝胶,为这场特殊战“疫”提供绿色、安全、长期高效的消毒除菌新手段。

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更是一场齐心协力的战斗。“大年初二一大早,就建起了临时工作群。”杜川介绍说,虽然当时大家都还在家办公,但是全天开了好几个视频会议,很快分好工后大家就各自行动起来了。

据悉,38岁女性患者(病例39)为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1月22日发病,当日入院就诊。53岁男性患者(病例41)长居湖北武汉,1月14日发病,16日从武汉到湖北天门,23日由湖北天门抵达深圳,24日入院就诊。49岁女性患者(病例53)于1月11日至21日在武汉探亲,16日发病,21日返回深圳并入院就诊。64岁女性患者(病例66)去年12月26日与丈夫前往武汉旅游,返深后丈夫8日发病,她于23日发病,24日入院就诊。53岁男性患者(病例86)长居湖北荆州,1月12日从荆州前往深圳,19日发病,24日入院就诊。35岁男性患者(病例105)1月17日自驾车由深圳开往武汉,22日自驾车从武汉开往河南信阳探亲,23日自驾车从河南信阳开往深圳,当日发病,25日入院就诊。6岁女性患者(病例147)1月12日前往武汉,22日乘私家车前往河南信阳,23日乘私家车前往深圳,在密切接触者采样检测中发现新型冠状病毒阳性,故于28日入院。38岁女性患者(病例170)1月16日从深圳前往上海,并于当日前往武汉探亲,21日自驾前往湖北省天门市,24日自驾返回深圳,期间21日发病,26日入院。39岁女性患者(病例263)长居惠州,近期接触过湖北地区人员,1月23日发病,29日入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