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普仁医院的疫中一月14张病床一度全部满员

新利怎么样

北京市普仁医院的疫中一月14张病床一度全部满员

17年前就曾收治SARS病患 如今再次成为北京东城首家新冠肺炎定点医院 14张病床、20套防护服开启隔离病房

普仁医院的 疫中一月

一是疫情防控的区域隔离、减少流动要求与物流体系的跨区运输、高频接触、快速效应等运作特点完全相反,使得物流企业和从业人员陷入两难境地,虽然国家多次出台保畅通的政策,但是实际执行过程中仍存在人员、车辆、场地、通行方面的实际困难。

对于这次新冠疫情来说,普仁这栋十几年前改造的病房楼虽然已经显得老旧,但在这几天的时间中,全院集中人力和智慧,仍然勉力规划和布置出了一个具备污染区、半污染区、清洁区和患者通道、医护人员通道、包含清洁物资出入口和医疗垃圾出口的传染病病房。

三是供应链上下游间“库存增加”与“等米下锅”并存,各地生产制造企业复工复产进度不一,打破了供应链的高协同性,制造企业原材料采购运输和产品运销均存在严峻挑战。随着疫情在全球扩散,国际供应链中断使得形势更加复杂。

从崇文门外大街东侧邻街的正门进入普仁医院,需要穿过整个门诊大楼,进入医院东院,再穿过停车场,才是独立的两层隔离病区楼。

在1月20日左右,院领导层就已经听说可能会把东城第一家定点医院设在普仁,但院长曾文军坦率地说,“当时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真的会收治病人,至少感觉还有时间做更充分的准备。”

虽然她的症状很轻,但她的朋友和朋友九十多岁的父亲,没几天也进入了普仁医院隔离病房,并很快发展为重症,转到佑安医院继续治疗。

院长曾文军说起最初筹备的日子,语气中仍然带着紧迫感。“从大年三十开始,我们一边紧张布置隔离病房、招募和紧急培训医护小组人员、一边满脑子焦虑着一件事,那就是,眼看就要收治病人了,院里当时却仅有20套防护服。我拿什么保护我们冲锋陷阵的工作人员啊!”

金莉眼看她一天天焦虑不安,但在病房里穿着防护服又不方便和她更多地交流,于是她让病人加了自己的微信:“病房里不允许我们带手机,但是等我下班了,拿到手机后,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发微信跟我说……”

“结果提货的救护车走到半路,就有消息说另外一批防护物资正停留在平谷区顺丰的基地,我们的人一商量,当即掉头直奔平谷。到了顺丰物流基地,我们的人在顺丰人员的帮助下,直接进到集装箱,一点点翻找,终于找到了我们订的防护物资。”随后他们又连夜去到天津,提取了另外一批物资。

然而,没过几天,这个方案就失去了意义——“根本来不及了”。

从收治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到今天,北京市普仁医院的隔离病房已经开设了整整一个月。

这位患者经过24天的治疗和观察,终于在2月22日从普仁医院隔离病房治愈出院。

一是运价短期暴涨与持续阴跌并存,疫情使得物流供给能力大幅下降,短期内运价大幅上涨,尤其是高风险地区的物流运输“有价无市”,但总体看我国物流市场供大于求,运价持续性下跌。

不想回家,直接回我们大急诊

在隔离病房里,每班6小时,需要提前1小时到岗,40分钟穿防护服,然后交接班。“挺锻炼人的,进去的,都成了‘小能手’——医护、清洁工、修理工、心理咨询师。”

开着救护车四处找防护服

三是上游企业需求不明,生产企业的复工率不足对物流业务产生较大影响,新增需求不足和信息不畅通降低了物流企业复工的信心,以至于复工容易复产难。

她是湖北人,1月22日到北京来看朋友,29日开始发烧,到同仁医院看病,很快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第二天就转入了普仁医院。

物流一端连接生产,一端连着消费,应成为生产生活、复工复产的先行官。物流不畅有可能导致疫情期的特定物资短缺转变为未来全面的物资短缺,影响我国经济社会稳定大局。根据调研,当前导致物流企业复工复产意愿不足的原因主要有:

和金莉同批进入隔离病房的原急诊急救科医师刘芳,1990年生人,今年刚好30岁。“非典的时候我还上初中呢,没想到这次亲历了。“刘芳报名参加隔离病房工作时“理直气壮”——“我单身,家里有姐姐照顾父母,没负担;我又是急诊专业,对紧急情况的认识和处理会比较及时;再说我还是党员。”

除夕、大年初一、初二,每年最重要的假日,却成了她今年最焦心的几天。“自从听说湖北的疫情,我们就开始跟常年合作的供货商联系,订购了一批防护物资,包括防护服和口罩等等。但是没想到紧要关头,却听说这批防护用品无法送到,被‘扣’在外地某市了。我们后勤副院长王效暾和器械科科长王海军都急眼了,没办法,我们决定自己跑趟该市去提货。考虑到当时交通已经受限,我们决定开救护车去。其他人同时分头联络任何可以联络的渠道,寻找防护物资。”

意识到不久前做出的500万元改造方案已然不可能实现之后,从大年初二到初六这短短几天里,普仁医院那栋独立的二层病房楼里,一片繁忙——

原来的骨科全部撤离,将隔离病房与原骨科康复区的通道封死;原来的病床全部重新调整,按照传染病病房要求,布置成单人间和双人间,疑似病人单间收治,确诊病人可双人间收治;病房的门锁按隔离要求换成“外锁”,所有窗户也临时加装固定器,改成无法全开的,防止病人失控引发安全问题……

首批报名进入隔离病房照护新冠肺炎病人的主管护师金莉记得很清楚,1月30日晚上8点多,她穿好防护服,来到“转入通道”的小门边,等候普仁医院接诊的第一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

普仁医院的新冠肺炎病人转入通道(右)

同时,充分发挥物流企业在应急物资配送中的作用,建立突发公共事件应急物流专项基金,用于交通运输行业的应急能力建设,对从事应急物流活动的物流企业奖励,对复工复产阶段的物流企业进行补贴,切实发挥交通运输的先行官和物流的生命线作用。

尽管还是没有负压病房,尽管那栋SARS后改造的独立病房楼早已成为医院骨科病房和康复区,普仁医院还是认真开始了应对新冠疫情的准备。为此,他们参考SARS和湖北疫情,紧急研究出了一个需要500万元投入的病房改造方案。

这种焦虑,总算在2月2日时得到了缓解——“那天晚上突然接到消息,说海关有一批140箱社会捐赠的防护物资,可以调配给我们,我们当夜就跑去,全给拉回来了。”

同时,应加大对于物流企业的财税和资金政策扶持力度,支持物流企业度过暂时性困难,做好应对物流需求报复性反弹的供给能力储备,避免物流供给长期短缺导致的物流成本上升。

1月30日,第一例新冠确诊病患从同仁转入普仁医院隔离病房。

果然,大年初二一早,医院管理层全部被召回医院——通知紧急要求医院马上开工改造病房,组织进入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最迟初六就要具备收治病人的条件。

“她进来的头几天特别焦虑,先是不断说自己没病,就是普通感冒,后来认识到自己已经确诊了,就特别担心她的朋友父子俩,特别愧疚。这家人的保姆后来也住进来、确诊了。”

这一天的上午,医生护士们和院里的工人师傅,才刚刚用透明胶带,把14间隔离病房的空调出风口一一封口完毕。

加快推进物流复工复产应统筹推进短期纾困解难和长期能力建设。短期纾困解难方面,快速恢复物流需求是核心、精准化复工复产是关键,应围绕重点行业的供应链核心企业的物流诉求为重点,一条条链、一个个点疏通,分级分区精准化、链条化、点对点推动物流复工复产,优先逐步恢复“国家物流大通道+区域化物流仓储中心+网格化城市配送中心”的正常物流秩序。

2月的第二周,普仁医院隔离病房的14张病床一度全部满员。

交流靠“喊话”加微信安抚病人

金莉从1月30日正式和同批其他9位护士、4位医生一起进入隔离病房工作,历时18天,于2月17日与第二批医护人员交接后撤出。

疫情导致的全社会运输物流失序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说去一线,我们的医护人员报名特别主动、特别诚恳,可我作为院长,最担心的就是不能给他们提供最要紧的防护。”

这里没有喧嚣的口号、表态,有的只是扎扎实实、点点滴滴的服务与奉献。改造病房;凑寻防护服;下班后还陪患者聊天;医护、清洁工、修理工、心理咨询师,人人都成了多面手;隔离结束后不打算回家仍惦着去“大急诊”;反复为痊愈患者做出院检测……

医护人员报名进入隔离病房工作的微信截图

长期能力建设方面,应按照建设“平时服务、灾时应急、战时应战”的国家交通物流“生命线”的总体思路,增强国家交通物流系统和物流企业的韧性,大力推进物流企业规模化、集约化发展,提高物流企业的风险抵抗能力和快速恢复能力。

17日至今,他们一直在区里为医院抗疫征用的酒店房间中自我隔离,到本月底才能“重获自由”。

此次物流不畅,既有延迟开工导致的需求断崖式下降和防控导致的物流市场失序等短期原因,也有物流应急功能滞后和系统韧性不足等长期原因。

这栋楼单独开有两个小门直接朝向医院外的西花市西街,南侧标注“发热门诊”的小门,供前往发热门诊的人就诊出入;北侧标注“肠道门诊”的小门上贴有白纸黑字“转入通道”,从隔离点或外院转来的新冠疑似或确诊病人,就由此下救护车,直接进入隔离病房,不需要经过医院的其他区域。

春节前为龙潭庙会做应急医疗准备、成立应急小分队,一直是普仁医院的惯例。然而2020年的大年三十下午,北京市宣布取消庙会。

尽管区卫健委也尽力为定点医院调配了一些防护品,但要满足需要,仍然差很多。“1月28日,我们医院组织援鄂的五人医疗队临近出发。按援鄂一个月、每人每天两套防护服来算,我们算计着怎么也要给他们带够300件防护服啊,可当时我们四处找来的防护服全凑在一起,才200多套,都不够给援鄂小组带的,更别提本院隔离病房需要的了。”

普仁医院主管医疗的副院长郝宇红说,那时,是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事情严重了。

鼓励发展甩挂运输、带板运输、无人车(机、配送终端)等模块化、集装化、无人化的运输方式。

“现在每天除了领饭,就只能在房间里自己呆着,头一两天还好,后面就……”在酒店房间里跟记者视频通话的金莉笑起来很好看,让人想起时下流行的那首歌,“2003年SARS时,我就报了名想参加我们院支援地坛医院的医疗队,头发都剪了,结果后来不需要了,没去成。这次倒是赶上了,不过头发都没来得及剪就接病人了。”

没想到真的会 这么快收治病人

金莉是家里的“顶梁柱”,但这一个月,家里的老母亲和10岁的女儿是指不上她了。“还行,她们都能理解,只要正确操作、防护到位就没什么问题。”

二是干线运输不畅与末端配送爆仓并存,隔离要求使得电商配送需求大幅增加,但“一城一策”使得跨地区的干线运输不畅,在城市周边的物流园区、城配分拣中心以及最后一公里配送等节点存在“堵点”。

“穿着防护服,不可以走出门外。专门转运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护车停在门外,司机也穿着防护服,我们之间说话必须大声喊,否则听不见。”事实上,没过几天,金莉和她的同事们嗓子就都哑了。金莉记得,这位女患者刚到的时候几乎没有明显的症状,“有点发烧,鼻塞,真没什么症状,看上去只是有点感冒的样子。”

二是疫情导致运营成本增加,线路中断、防疫物资、员工紧缺以及隔离要求等使得物流企业复工的成本大幅增加。虽然国家出台了高速公路通行费减免政策,但是由于物流市场的供给弹性不足,政策红利并未惠及中小物流企业。